金陵舟歌

镜堕/净夜见。
一事无成的智障文科生。

十年空论冷落谈,复得昭雪无言叹

中二病有所好转:

—— 某个“被封杀”谣言相关。


—— 请配合真人世祖传洗脑包食用,风味更佳。


如果入坑早或者混圈比较多,可能听说过这么个都市传说 


<BBB因为在86年大电影中说了句fxck被冷处理对待,遭到孩之宝雪藏。>


由于年代久远我暂时找不到当年到底是哪位大佬开的这个好兆头,总之询问了几位朋友,这个传言是确实存在的,也有一定影响范围,比如当年随便逛逛贴吧就能看到





诚然,从90年代开始直到2007年真人世之前,BBB是有长达数十年的时间都没有在荧幕类作品中出现过,所以BBB人气不佳→说错话→被封杀→靠真人世上位这一连串看似顺理成章的逻辑真的成立吗?


不。


契机是最近在外网闲逛无意中看到screenrant网站《Transformers: 15 Things You Didn’t Know About Bumblebee》这样一篇软文。


其中第4条,<孩之宝在90年代丢失了他的名字使用权>,突然让我想起了国内那个都市传说。




当然这篇文里本身没有什么实质性内容,大致说的是。


Bumblebee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无论是在电视动画系列中还是玩具方面,他都非常受欢迎。而孩之宝也抓住并利用了这一机会,是从那时起直到九十年代,相比其他任何一个变形金刚,Bumblebee有更多不同种类的玩具。当然也包括Goldbug版本,增长了孩之宝生产的Bumblebee玩具数量。


但是在90年代中期,孩之宝的"Bumblebee"商标失效了。那个时候,G1时期已经过去,他们正把重点放在新开的BW和BM世界线上。实际上,Unicron Trilogy宇宙(2000年),有一位叫Hot Shot的角色原本是要命名为“Bumblebee”,他的构成有许多Bee的人格要素,颜色也是黄色,直到这时孩之宝才意识到他们已经没有权利使用这个名字。



孩之宝曾失去过“Bumblebee”使用权,这个说法我个人是第一次听到,出于好奇以Trademar Bumblebee Hasbro lapse这几个关键词定位了一下。


找到了更详细的描述。




Bumblebee:在G2 Go-Bot之后,孩之宝有好些年没使用过这个名字(在有人问”为什么虽然应该很契合但自野兽战争Beast Wars以来就没有一个“Bumblebee”玩具” 的问题前先说明一下:任何一个可变形为外观接近与真实的昆虫Bumblebee的玩具,会使Bumblebee这个名字更接近为一种描述而无法被当成商标使用),使得这一商标使用权被放开,其使用权可被竞争。


其他公司抓住了这个机会,其中最为注目的是Playcore公司及其旗下的“Buzz the Bumble Bee”秋千,被归类为“玩具和运动用品”的产品。这就是为什么尽管Bumblebee和Spike这两名角色的名字都可以在玩具内附的共用简介里找到,但他们的赛博坦英雄双套装PVC玩具(Heroes of Cybertron PVC two-pack)依然被正式命名为“汽车人间谍小队(Autobot Espionage Team)”的原因。


这一情况持续至真人世电影(2007)制作时期,孩之宝意识到由于电影中的主要角色之一会是一个新版本的Bumblebee,他们应该尝试将这一名字的使用权取回来。


虽然Playcore公司的子公司Swing-N-Slide终止了其秋千套装产品“Buzz the Bumble Bee”,但其他公司——也就是一家名为“Bumble Bee Productions,Inc”的生产公司和一家名叫“Bumblebee Toys”的线上玩具零售商——对孩之宝企图将“Bumblebee”的名字注册为商标表示了反对和抗拒。


因此,自那之后,孩之宝停止了注册尝试,只是单纯将“Bumblebee”当成一个未注册商标来使用。自1995年以后,最先被官方命名为“Bumblebee”的变形金刚新玩具是3 Titanium Series 的模型与Classic Deluxe Bumblebee,两个都于2006年发行。




TFwiki的<Trademark(商标)>页面,用语有区别,描述事实基本一致。




正如上面所言,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孩之宝公司无法使用“Bumblebee”这一角色名。在2003年,这个名字被一家名为Playcore的公司注册,作为他们的产品“Buzz the Bumble Bee”秋千的商标使用。且由于当时孩之宝公司自1995年以来便没再将Bumblebee作为玩具名使用,它们之间对于注册商标名的竞争似乎并没有那么激烈。


由于这个原因,包含Bumblebee和Spike Witwicky 的玩具赛博坦英雄PVC双套装(Heroes of Cybertron PVC two-pack)被正式命名为“汽车人间谍小队(Autobot Espionage Team)”,尽管在玩具包装背面的简介中这两名角色依然是“Bumblebee”和“Spike”(但并未声明这些名字是商标)。


此外,见右边的图片(就是旁边的那张),这个变形金刚·舰队(Armada)的主要角色之一最初在Bumblebee商标无法使用之前是打算命名为“Bumblebee”的,但结果只能被重命名为“Hot Shot”


然而,在2005年三月,由于预定将Bumblebee作为重头戏真人电影的一个重要角色,孩之宝公司试图再次获取该商标,并计划于诸多不同名目分类的商品相关联。


但是这次注册的尝试在2005年7月遭到了其他公司的反对,包括一家名为”Bumble Bee Productions,Inc”的生产公司和一家名为“Bumblebee Toys”线上玩具零售商,它们都认为如果该商标被注册在玩具领域,会与他们自己的注册商标太过接近。


最终,孩之宝于2006年放弃了尝试注册“Bumblebee”为商标,只是单纯的决定使用该名作为“普通的”非注册商标使用。由于电影的公映日期被推后了一年,从而使得3“Titanium Series 模型和一个来自经典世界线(Classicsline)的玩具成为了这十年以来首次被命名为“Bumblebee”的变形金刚玩具。(Playcore公司,精确地说是其子公司Swing-N-Slide已不再生产“Buzz the Bumble Bee”秋千套装了。)




在<G1_Bumblebee>页面的Notes部分,也提到了这段历史。




Bumblebee/Goldbug显而易见是一名在变形金刚作品第一个十年里大受欢迎的热销角色。在1984年出现的那批汽车人里,他是唯一一名直到1986年仍然有出货的角色。自G1时代起,他就拥有比其他角色更多的玩具,在G1世代的8年长跑中有7年他的玩具是持续出货的。


但是自Beast Wars和Beast Machines世代起,随着G1时期众多角色名不再被使用,孩之宝公司失去了使用“Bumblebee”作为玩具商标的权利。没错,自从人们将注意力转向BW和BM时期的动物变体角色们开始,“Bumblebee”这个名字就从视线中消失了。因此,虽然<Unicron Trilogy>里的Hot Shot明显是惯例的黄色涂装儿童向角色,他依然无法被命名为Bumblebee。




综合信息可以总结为,由于商标有时限性需要更新,而“Bumblebee”商标到期时,孩之宝在开发BW系列,认为不需要从G1角色那里继承太多名字,于是这个商标被Playcore公司夺走,孩之宝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失去了这个商标名称的使用权。直到以真人世为契机,孩之宝尝试取回使用权失败,最后被迫将“Bumblebee”作为非注册商标使用下去。


*非注册商标不享受专利权,不受商标法保护。


OK,现在可以说清楚了,BBB长达十年的消失和他的人气/商业价值,完完全全没有一星半点的关系。


尽管那十年里失去了商标BBB一度无法出场,但是在舰队(Armada)中不仅有无法使用名字而被迫更名的“Hot Shot”,另一位叫"Sparkplug"的微型战士领袖(下图)也是明确向Bumblebee致敬的。





最后,问题回到真人世祖传洗脑包。


BBB在真人世大荧幕出现之前的查无此车,请回头再看一遍。


这个角色原本的商业价值就在那里,所以孩之宝行再次利用了这件商品,仅此而已。


如果想不通这个逻辑,说简单点,如果没有价值,孩之宝大可以放弃这个反正已经无法享受专利使用权的角色,像Armada那样重新命名或者致敬,还不用承担风险。


不是吗。




以下黑泥













我靠孩社煞笔吗?!!!!!!


top tier啊only 1984 Autobot still shipping in 1986啊居然心大得把使用权浪没了word天?!!


一个煞笔的公司加上一群煞笔的你圈神经病产生的化学效应简直是惊天大煞笔!!!!!


BBB居然能被这种煞笔的理由拿来当证据让一群煞笔造谣雪藏黑了十年?!!


妈的智障!!!!!!


被气笑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但是有句MMP我一定要讲。



盲狙全国3题目高考的我一脸懵逼……。
姑且联系成试炼写个什么好了。

回声

回声
/镜堕

蒋中正&陈厚甫相关

那声音很重,又很轻,在他耳边萦绕不散。
那是蒋中正听见的回声。
像是炮声,又像是汽笛声,像他记忆里的一切声音,却又听得不真切。既是不能听清,也是他不愿听清。
时光不饶人,从来没有人能阻止时间的脚步。他老了,成了他从未想过的落魄模样,就仿佛他前半辈子的呼风唤雨就是靠这暮年独居孤岛一隅的结局换来的。
回声嘹亮,响彻耳际。
清茶淡饭,读书看报,种花养鱼。
他能想象到远离权利争纷独留福建的陈姓将军的生活。那是他自己希望的,还是这世间逼他希望的,蒋中正不知道,也永远不想去知道。
他们不是同样的人。
彼时蒋中正还是那海峡对岸的领袖,权重位高——是他年轻气盛时都未曾想到过的高度。他的心里是派系林立的党,四分五裂的国,和那点阴沉而自我的野心。而陈厚甫心心念念的民国舰队他是半点没放在心上。
“我们还得打仗,别把你的私心摆进公事里。”
放上又如何,不放又如何,蒋中正心里清清楚楚。他这么说,却不这么想。
他想,陈厚甫是多么能干的将领,若是日后还有机会,民国海军定能在他手里获得长足发展。他这么想着,就像看到了蓬勃的未来。
但那不过是一场千秋大梦。
长梦一醒,便什么都不剩了。
蒋中正终于听清了那时轻时重的声响。
那是炮声,也是汽笛声,来自陈将军心心念念的中华舰队。
在那遥远的回声里蒋中正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看。
他想那在福建安度余年的将军一定在同样的回声里心满意足的微笑。
不过千秋大梦一朝梦醒。
不过千秋大梦一朝梦醒。

来填个SAM坑(水梧桐x赤焰松)

糖,信我,这是个糖。
勇士啊往下拉吧反正只是一个段子(。)
呜呜呜有人愿意来陪我一起吃这对吗……!!



“…我们可以换个游戏了。”赤焰松盯着手里的牌看了一会儿,把它反扣在桌上,愤愤不平地对水梧桐说。“水舰队已经赢了十局了,这不公平!”
水梧桐挑起了眉毛。
最开始说要玩游戏的可是你,临阵逃脱这算什么。他用眼神向对方明明白白地说明了他的态度。
继续玩,或者滚蛋,慢走不送。
赤焰松瞪了他一眼,不情不愿地把牌重新拿起来。
“一对3。”他说,然后看着水梧桐微笑着把手里最后的牌放在了桌子上。
“我又赢了,赤焰松。”
闭嘴吧。赤焰松痛苦地捂住了脸。
———这就是水静市电视广播大楼为什么有一个巨大的岩浆团队徽的始末。
而现在,兼职电视台台长的水梧桐脑壳疼。他看着对着标志大呼小叫的年轻记者和那个巨大的标志,感觉到了世界的恶意。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还坐在他的车子上冲他挥了挥手。
赤焰松很高兴,高兴地甚至往篝火那里拿来一颗糖。篝火瞥了他一眼,“不作死就不会死。”她平静地提醒道。
但是赤焰松没听见,他满心只有看戏。
没有冲突总是好的,他这样想着,坐在水梧桐的汽车引擎盖上,兴致勃勃地看着前些日子的人生大赢家痛苦的表情。
早上好啊,水梧桐。他眯着眼睛笑起来,甚至冲对方挥了挥手。
我不想看见你,一点都不想。水梧桐目不斜视,走进了他的办公楼
总有你好看的。他恶狠狠地想。
被忽视的赤焰松心情没有任何变化,依旧幸灾乐祸地坐在老对头的车上笑得欢畅。


我在害怕什么。

【沉默的螺旋】BBB与汉化的饕餮盛宴

悲叹之墙:

中二病有所好转:



这是一篇以BBB在国内的定位误区为论证基础,来记录一下某些事情发展至今的小部分存档。




同时纪念某些资源组/汉化者在这些事情上做过的不可磨灭的贡献。




没什么意义,没什么内容。




可能以后派的上用场,十有八九派不上




————————————————————————




你也许是汉化的受害者。




而且永远都不是最后一个。








汉化那点破事是个永恒的话题,哪怕入坑ACG只有短短十年如我,只要稍加关注,大概都对各大动漫字幕组的恩怨纠纷,游戏汉化组的机翻误人,亦或是隔壁片场被围剿一时的“贾翻”事件,皆能有所耳闻。




所以BBB的事情只不过是在这个受到纵容的大环境中,再小不过的一个缩影。




汉化组擅自修改角色构成,国内变形金刚圈当然不会是唯一的范例,它的奇特之处仅仅在于,所有人都对这一切习以为常,在越来越多动漫字幕组因为翻译不谨慎被钉上耻辱柱的时候,在游戏的劣质机翻被谴责的时候,变形金刚这个圈子中,在数十年间都无人问津,甚至一度追捧。




习以为常是恶性循环的开始。




在打算写这篇文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夫人读游戏的《汉化那点事》。其中谈到了包含国内汉化各方面负面内容的“七宗罪”,若是拿变形金刚圈举例,汉化的不统一,既不瞻前也不顾后,就已经犯忌其一二。译者堕于考究与传承,食下恶果的终究只有读者。




单论角色译名,变形金刚其实有很多角色的翻译并不规范,与原文毫无牵连。不过在部分译名能影射角色形象的前提下,尚可以揭过一笔。所以撇开红蜘蛛与Starscream的万年之争,你认识路障是谁吗?








这些横跨初代、日系、真人电影,民间汉化和官方翻译的鸿沟姑且不论,即使是同一个汉化者在译制中也丝毫没有考虑过统一修订。








诸如此类还有Crosshairs和克罗斯海尔斯和十字线,Chromedome和电脑怪杰郭文和合金盾……汉化的无法统一只会让读者在观看过程中出现疑惑和代沟,以至于仅看汉化已经无法将这些名称联系起来。




看到视频多有感慨,扯远了。




尽管那个视频说的是游戏业内的汉化现状,但其中的观念,对于所有不负责任的汉化者都同样适用。他们贪婪自负,躺在民意滋生的温床之中,从来没有关心过作品和角色,仅凭着一己恶意来对待文本翻译。




那么回到这次的主题上来 —— BBB在国内的定位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如果有人好奇“这样”具体是指什么,可以在国内论坛和微博上混迹几年,不难看出这么个固有结界的存在。




这个剧本大体上可以总结为:BBB是个侦察兵。性格活泼,智力低下。人气不高,毫无作用。耳背钦点,一战成名。六线小角,奈何上位。民愤所指,唯有去死。




不管有没有想过深入研究变形金刚的整个世界观,但凡关注过各大站点一段时间都会命中这个神奇的定向思维,这种思维几乎潜移默化,并影响深远。




其实只要在不受任何脑洞干扰的情况下,看过初代和早于2007年的一些漫画,都能看出在变形金刚这个群像剧中,BBB一直都是与主线有关的主要角色之一,不存在因为2007年真人电影被导演看中才篡夺主角位置这种奇特的说法,更不存在因为2007年真人电影上位,BBB的地位才被官方一再提高到不可忍受的地步这种诡辩,要知道早在30年前的元祖里,BBB的定位比现在高得多。




但是耳濡目染带来的结果是无形的,当100个人中有100个人说着同样的话之后,甚至都不会去对此质疑,有些事情是否有来历,是否是真实的,到今天已经没有人在乎了。




这个角色原本隐藏在外表下的复杂人格构成,身在高层的设定,曾在元祖中直面神祇的意志,终究还是被淹没在自私的误区之中。




上面那个剧本还有多种进阶版本:性格活泼→傻白甜/中二病,性格活泼→熊孩子/没礼貌,性格活泼(伪)→腹黑/小恶魔,性格活泼(伪)→冷血无情,等。




不过同人这种服务自己的本质项目,是件很虚无缥缈的事情,即使是指着哈利波特说哈姆雷特也不足为奇,有些立足点看着笑笑就好,毕竟他们本身就不曾在乎过角色。这些衍生仅仅能昭示一点,从众环境下一个错误的根基对角色发展的影响




当然从众者不过是推动者,并不是施加者,只是看到了自己能看到的事情,这些“事实”是被加工过的构成也好,是杜撰的角色设定也好,都是他们唯一能看到的事情。




无论如何,最后的矛头都会回到提供汉化的资源组身上。




在此之前可以回想一下国内变形金刚御三家,塞联阵TFCLUB(变形金刚中国联盟),TFG2。历史均有十年左右。




漫画部门汉化组成立时间相对较新的TFG2可以忽略不计,尽管他们的同人式页脚注释存在非议较多,部分管理员对BBB的态度逛论坛的都有目共睹,万幸的是TFG2汉化组的翻译本身并无太大缺陷,也会一并提供英文版下载,已实属良心。




也就是说对BBB的定位被曲解的开端,需要从十年前的塞联阵说起。








塞联阵之章




我入坑晚,没有经历过那个时间,根据小伙伴说,当年出现的塞联阵对当时的变形金刚迷来说犹如春风沐浴大地,为大家带来了耳目一新的漫画分享,目前DW公司的漫画(内战三部曲和G1三部曲),在国内也仅有这一家的汉化版本。所以小伙伴一直很崇拜塞联阵,直到他去了英国留学回来,到今年为止,终于发现这不过是一个被上的故事。




请小伙伴说点什么的时候,他说了下面这段话。




“ 我一直都觉得,汉化这种工作其实就是把作品的本意翻译出来,借此传达给母语基础不同的读者,要做到这点,不但需要外语功底和语文基础,还有最重要的就是译者的良知和责任。只有这样译者才能将原作者的作品完整传达出来。




 由于当时没有英语版本,就算有,我那时候也看不懂,所以非常崇拜能够把DW漫画给“汉化”出来的塞联阵。因为在我眼中,汉化工作其实是非常辛苦的,不仅需要时间精力,还要多考虑自身对于作品的理解。赛联的汉化者也是挤出了自己的时间来做这类无偿的工作,本意也是出于对作品的喜爱、希望能推广出去让更多人读到而已。




 但是等我能够读懂英语的时候,发现赛联,而且不仅仅是塞联,这些所谓的汉化者并不是根据作者给出的原文材料翻译而成的,里面夹杂了大量译者对翻译对象的偏见与好恶,非但没有被标示出哪部分是所谓的吐槽,更有甚者,不懂的地方、对漫画原作完全不了解的地方,也没有考证就直接臆断对原文的内容进行了脑补,还完全没有对这些不切确的地方做出标示以提醒读者。这些都已经犯下了作为汉化工作者的大忌。”




塞联阵创立者的翻译错误我在以前的文章里多次举例过,这里不妨再说个简单的例子,基本能概括这位业界大佬所谓“汉化”的真实局面。




①他根本没有看懂原文,就像这个例子中,<Blast(爆炸)>这个简单的单词,硬生生被汉化者按照自己的“标新立异”写成了粗口。




②<Trapped(陷入困境)>同理。被困住这个语境是承接上一句的,因为汉化者本身将“这里没有可以移动的空间”这句翻译规整,于是就索性按自己的理解接上了“我们被设计”。很好。




这么一段短短不足10个单词的简单台词,也可以做到一句话不对,其他更复杂的语境可想而知。








对此有兴趣的还可以去论坛看看这位同志的发言,不仅有着对篡改原文的云淡风轻,还有对BBB的深刻见解。








在身为译者之前,人尚且要能称之为人,而正如小伙伴说的,当译者用对一个角色的个人好恶擅自篡改文本时,丧失的就不仅仅是作为译者的资格了。




以塞联阵出品的元祖角色卡为例,我在《BBB与角色卡》一文中,已经较为详细地指正过塞联阵对此的翻译错误。这版角色卡由于套用了DW公司模板,网传过程中通常会被误认为是DW角色卡。这也是弊端之一。




从元祖角色卡的“汉化”上能清楚地看出,汉化者完完全全对元祖设定没有丝毫了解,不知道元祖BBB的复式性格设定,不知道BBB的职责定位,也不知道“Goldbug”只是个存在过一段时间的名字,更不可能知道修复剧情的发生。




所以仅凭借着看过初代动画后的脑补,这版对BBB的性格构成做出了致命误解的角色卡诞生了,这个误解从此往后就再也没有消除掉




虽然我做过简略的错误对比,考虑到并不是那么直观,这里重新作出了英文和正确翻译的对应图示,也能顺便看看塞联阵对原文的肢解捏造








这么壮阔的汉化奇观当然不会单单发生在BBB身上,热破、震荡波、声波、威震天,等等角色卡都没有逃过一劫,有空会对其他角色进行整理对比。一定要说的话,只有BBB的角色卡上违背原文出现了贬义词。




然而就是这样一张简单的角色卡,在国内对角色照成的影响几乎不用夸张,不需要费力去找,在各种各样的地方都能看到,Goldbug(BBB)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冷漠而失败的存在。







同样的笑话还有声波的“忠诚”,这是一个在元祖卡上根本没有提及、却被塞联阵写在了角色卡汉化上的单词。




我并不是针对谁,我是说,所有不对原作进行考据就妄图用脑补臆断角色的人,连咸鱼都不如。




另外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对BBB所在职位的定位错误。我也有个前文,《薛定谔的副官》。




可以再看看塞联阵的角色卡。




诚然,Espionage作为一个多义词,确实有<侦察>和<间谍行动>这两种意思,但是角色卡隔着几行就已经写了He is a spy(间谍),汉化者自己都把这句话正确翻译了出来,却还是在职能(Function)一栏里写了侦察。




哦,他写的是刺探敌情,中文翻译过来也是侦察。







如果上面这个细节问题可以当做英文多义词的错,Goldbug的部分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元祖角色卡在职能和正文部分均出现了(Autobots’Espionage Director这个词组。




这个词组分开看我看得懂每一个单词,合在一起时我一个字都看不懂。





也许和角色的性格被曲解的严重性比起来,区区职位错误望尘莫及,但就是因为汉化组的不加考据,导致不论是IDW的代理领袖剧情(好这是剧本问题),还是真人电影一笔带过的代理领袖,都在国内产生了逻辑上的不对等,更甚至招致抨击。




我接受角色黑,只不过我不希望这个诋毁的理由是:一个“侦察兵”有什么资格<越级>当领袖?这和说一个主角凭什么<上位>当主角一样愚不可及。




在西蒙先生的设定里,已经清楚地写下了几位Autobot Officers的名字。即便如此译者也要按照自己狭小的理解范围,强行将BBB定位为一般兵种、侦察兵。




塞联阵没看过《The Ultimate Guide》,我是相信的。








塞联阵的资历老、漫画汉化早,读者们的童年情怀,或许是造成现状的导火索之一。在这个过程中,另一个老牌汉化组的功劳也是不可或缺的。








TFC之章




这家汉化组,TFC,或者说变形金刚中国联盟,混过微博圈是肯定见过的,大部分资源情报都靠这家搬运。在翻译素质上,TFC也是整体水平最优秀的一家。




变形金刚中国联盟的微博皮曾在去年变4上映之际,说了一句非常有哲理的话。




BBB,新粉比较喜欢,老粉都希望他去死。




我自然有幸转发过这条微博。








这句话就像他们的汉化一样有意思。其实在此之前,我在TFC论坛上看到过一位颇有好感的译者,并一直记下了她写给BBB的那段话。








这篇翻译小说发表在2005年的TFC论坛上,哪怕对整个系列并不是那么了解,保留着善意与良知,要做一名汉化者也只是这么简单的事而已。我也见过更多童年时期就看着动画长大的“钢丝”们,和这位译者一样,大多数都很友善。这些人,他们算不算“老”粉?




当然,在继真人电影党之后,童年党和模玩党或许都已经被双双开除了党籍。




有些人并不是真的资历“老”,只是优越得忘记自己的存在了。




这都是题外话。




我依然感谢TFC提供过元祖漫画的全套汉化,而且是中英对照。辛苦了。




元祖漫画中擎天柱曾经说过BBB是最优秀的特工,TFC是这样翻译的,最出色的“侦察员”。




擎天柱曾对BBB说他是秘密潜入行动大师,TFC是这样翻译的,“侦察高手”。




TFC还汉化了wiki整理的漫威元祖年表,原文中写到震荡波企图捕获BBB未果,TFC是这样翻译的,震荡波试图捕获“侦察兵”BBB未果。









在没有任何原文基础的情况下,我只看到了这样一个接一个目不暇接的“侦察”兵,也看到了汉化者的用心良苦。




话说回来,原作和相关设定中难道真的没有出现过BBB的职位职能吗?




西蒙先生对BBB的说明有这么几个Autobot Officers(副官)、spy(间谍)、Infiltration Specialist(渗透专家)<spy>漫威元祖角色卡、漫威绘本、1984年玩具卡上均有出现。




更常见的就是职能一栏的Espionage(间谍行动)Espionage Director(情报指挥官)




连擅长关门自high无视设定的日系,都仅仅在玩具卡上出现过情報員和情報指揮官。








原作和相关设定中难道真的没有出现过侦察员/侦察兵(scout)这个单词吗?




有,探长就是官方盖章的侦察人员之一。




又或者,其实日语里的“侦察”写作情報?




在探长的日版玩具卡上,不仅写了偵察員,也对侦察人员和间谍的概念进行了划分








汉化组并不懂外语。那我是相信的。








沉默之章




话已至此,我也没有心情花时间去论述更多,我很抱歉。因为有些事情确实很明显,没有什么复杂的支线伏线,一直都在如此明确地单向通行着。




我其实并不会去在乎喜欢的角色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哪怕他渺小卑微,哪怕他冷血无情,哪怕他愚昧不堪。




我只希望我看到的是一个<真实>的角色,而不是被译者捏造的<谎言>




我在逐步了解变形金刚这个系列五年有余的时间里,曾经多次对官方剧情、设定,和民间汉化组的说辞不一产生过疑惑,直到今年我能够很幸运地遇到有英文资源、能看懂原文的同好,才明白了这种违和感的根源所在。




对他提供的翻译,我真的心怀感激。




假使终于有一天我退出了,至少不是在谎言中虚度此时。




翻译这件事从某种角度来说,算是一种再创作,因为语言的土壤是文化,不同文化下诞生的语言有着巨大的文化隔阂。然而,不同的语言在传达的意思上存在共通之处,才可能通过语言的转换,来传递某种观点。如果翻译的有失偏颇、甚至是扭曲了原意,那么可以说这种译文非但没有传递原作的思想,甚至是在借着原作者之名来宣传本不该存在的<个人好恶>。如果原作品存在一定影响力,那么这种情况所带来的恶劣影响也更加严重。




对于不同语种的读者而言,阅读其他语种的作品时,绝大部分都需要通过作品译本这一环节,他们接触译文比原文的机会大,受到的影响更加大。可以说,对于选择阅读译文的读者而言,译者的翻译所造成的影响甚至比原作者还要大得多




而在国内变形金刚圈里,借由着资源组的制高点,以一个角色为踏板,最终变成了一场荒诞的汉化狂欢。




我曾在经历一场网络暴力事件的时候看到过一个词,<沉默的螺旋>




沉默的螺旋提供了一种思路,大多数人都害怕孤立,所以当某些态度和观念,在整个大环境下孤单影只时,人们会为了避免被孤立而放弃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就这样,占支配地位的意见就会愈演愈烈,另一方得到的只有沉默。这个倾向如同一个螺旋过程,不断扩散。当有大众媒介参与时,螺旋会形成得更快。




我只是在沉默着的一员。




时至今日,沉默的螺旋还在运作着。




长久地、无止无境地运作着。


【BLEACH】超好玩!超时髦!来自虚圈风靡三界的!虚夜宫破面游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可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Blackwell:

群主:蓝染惣右介


游戏规则:


1:早上任意时间起床,但是起床时必须喊“蓝染大人万岁”


2:在身体随意地方画一个虚洞


3:只穿白色的衣服,可以带黑色的条纹


4:给自己脸上画一个别致的面纹


5:找一块骨头,并且固定在头上任意位置


6:每天背诵蓝染惣右介金桔集


7:睡在石板床上。


8:想象自己以前是一只动物


9:找一个志同道合的人,让ta成为你的从属官


10:养一条狗


11:称呼胸部发育良好,颜值较高且发色为橘色的女性为“崩姬”


12:完成化学和生物相关工作后必须对着自己的导师说“我是最完美的”


13:尊重黑人,盲人和智力有缺陷的儿童


14:学会开黑腔


15:给自己起一个西班牙语名字并且学习西班牙语


16:在身体任意部分画一个黑色的数字,欧式风格,且在与人初次见面时必须展示给对方看


17:染发,不染发的人必须有个萝莉做从属官


18:去沙漠旅行,并且当天月亮是弦月


19:对别人说蓝染的好处,并且说“蓝染大人是我们的月光”


20:除非你是娘娘腔,否则不许与眯眯眼银发男子达成友好关系


21:随身备着红色透明小球攻击别人,并且在攻击时大喊“cero——”


22:带着一个大号的彩色球,必须与你面纹的颜色相同,扔出去并大喊“grand cero——!”


23:看到橘色头发的男生必须上去跟他干一架


24:与人单挑时必须解释清楚自己的技能。


25:给自己准备一把刀挎在腰间


26:与穿着黑色和服的人干一架


27:归刃


28:如果输了,必须要追忆自己与蓝染大人的相遇,至少说够整整一话的对蓝染的崇拜或者其他感情。


29:参与同伴们的复出抽签活动,抽不中复出机会的游戏自动结束


30:拿到复出签上面还标着12字样的,请去涅永信的新游戏群报道




——这样,你就是个合格的破面了!



灰烬番外.地平线-大纲

1965年记者去世于德国德累斯顿,养女莉莉安娜(Ririanna)整理遗物发现一个名为火焰(Ember)的小说,扉页写着,没有人明白我有多爱你,莉莉安娜(Lilianna)。而记者的遗书写的非常简单,唯一的愿望是葬在华沙。这对于莉莉安娜而言难以理解。在她记事以来她就同养父住在德累斯顿,养父是一个自由撰稿人,一直到死都在描述同一个故事。但这个故事始终没有被出版。莉莉安娜因为好奇而翻看了火焰,发现这个故事和父亲描述的故事出奇的相似。也许这位莉莉安娜是他父亲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因为与父亲职业相同,也为了写出一个让自己满意的故事来,她决定以另一个莉莉安娜为契机去探寻父亲过往的故事。莉莉安娜在华沙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寻找二战的踪迹。她清楚父亲曾经在二战中当过记者,也许华沙对他而言有不可代替的意义。莉莉安娜的第一个拜访地址是父亲曾经的通信地址,书店百合花。在她到的时候,店里放着蝴蝶夫人的唱片,而店主正在描绘一张素描。莉莉安娜很惊讶。蝴蝶夫人是父亲最喜欢的唱片,但是她没有想到在这里也能听见这个唱片。她对店主说。她要寻找一位名为弗里德里希的先生。店主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毫无来由地说。 你的眼睛也同样是华沙七月的天空。然后告诉她,他就是弗里德里希。然后,店主说,你是为了父亲的故事而来对吗,莉莉安娜说对。店主就带她上了二楼。把一张大的油画搬开,把里面摆放的信件拿出来给莉莉安娜。然后说,在你看这些之前,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那是45年初的事情。在奥斯维辛即将解放前5个月的事情。弗里德里希收到了弗林斯,或者说现在的布吕克记者的信。信里让他注意安全,让他告诉莉莉安娜别轻易放弃希望,他一定会找到方法把他救出来的。而这位莉莉安娜得到消息的时候先是微笑着沉默了片刻,然后是暴怒的斥责她的情人。 “用不着他来管我。”她傲慢而毫不客气地说,“让他别在战火里丢了命,我可还等着和他重逢呢。”莉莉安娜对这个故事感到诧异。因为就凭借扉页的一句话,她就直觉认为另一个莉莉安娜一定是对父亲用情至深,但说出这样的话确实让她匪夷所思。就像是对她的疑惑一清二楚,弗里德里希先生对她说。 “这理所当然很奇怪,可那个时节人人自危,朝不保夕。” 莉莉安娜撇开视线,看到油画肖像里笑得漂亮而傲慢的军官,有一对晴蓝色的瞳孔。 如果那位莉莉安娜真正存在,那她一定是这样漂亮的模样。她这样想着,忽然想起了童年时侯父亲曾握着她的肩膀,凝视着她的眼睛,就像透过她在凝视另一个人一样,轻声说。 “你的眼睛,就像晴空。” 莉莉安娜在华沙呆了一个周。她不知道该把父亲葬在哪里。父亲身上的谜团实在是太多了。她已经隐隐约约意识到了这也许牵扯着一个篇幅巨大的故事,甚至会将她——她二十年来的世界击得粉碎。但她不愿意轻易放弃,所以她将父亲留下的所有信件都拆开看了。那求职信,投稿信,她拆了一封又一封无足轻重的信。终于看到了一篇令她讶异,愤怒,甚至感到痛苦的信。那是一封情书。 却又像是一封回信。那是写给一位名为海因里希的军官的信。莉莉安娜感到非常愤怒。她不知道另一个莉莉安娜会怎么想——一个也许是自己的母亲的女性会怎样看待自己的丈夫。对一个背叛自己与另一个男人纠缠不清的丈夫怎么看。但她却认为这中间一定缺少了什么。为什么那位店主会用“他”来称呼那位莉莉安娜。她决定再次去拜访这位店主。这次店主一丝惊讶都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指给她看了看他前些日子的素描。 “看,这就是莉莉安娜。”莉莉安娜看到的是一个微笑的军官。右手拖着下巴,左手拿着一支钢笔——一支与她父亲一模一样的钢笔,他摊开的纸张上除了 Lilianna之外一字未落。他眯起眼睛笑着,背对着窗户,就像某个不谙世事的恶魔。“这是用你父亲的水彩画所画出的莉莉安娜。”弗里德里希向他解释,“这位莉莉安娜就是布吕克中尉。你父亲之所以会前往瑞士是因为这位中尉先生把这个机会让给了他。” 莉莉安娜立刻就明白了父亲看她那过于沉重的目光的意义。 那是一个无法拯救爱侣的人心中始终无法愈合的伤口。弗里德里希沉默了一会,对她说。 “你父亲写过他们的故事。但他始终没有勇气向任何一个杂志投稿。这是他最为痛苦的记忆。甜美而苦涩,就像加拿大营门口的那几棵树的果实。”“他理所当然地明白布吕克中尉所说的罪孽深重,他甚至说过这不是死亡能够解决的,这是布吕克欠他们的。”“但他同样感到痛苦。因为他必须冷静地看着情人的生命在他眼前流逝,而他只能拿着笔,写下客观理智的报道,用冷冰冰的文字悼念他的爱情。”那么布吕克呢?他怨恨过我的父亲见死不救吗? “他从来没有恨,自始至终都没有。他对自己的一切心知肚明,所以他坦然面对。海因里希终其一生都在无能为力的酸楚挣扎,他始终追求着自由与自我。” “我想活成我自己,哪怕一秒也好。”布吕克中尉微微勾起嘴角,向作为战地记者前来的布吕克记者笑了起来。“我是个军人,无数人在我手里灰飞烟灭,我是个情人,把我深爱的人送出深渊。可我不是我自己——从来都没有是我自己。所以这次我不想逃了。这是我的选择。”他伸手在太阳穴上开了一枪,开心地笑了。“我就终于自由了,我就终于只是我自己了,奥古斯特。”奥古斯特伸手试图拥抱他,但他轻巧地躲开了他。 “省省吧,奥格。我明天就该死了。别露出这样的表情,这是我自作自受,我毫无怨言。” 莉莉安娜点点头。 这个故事足够长,也足够引人瞩目了。而她也明白了自己该将父亲葬在哪里。在她离开书店的时候,弗里德里希把一张简报拿给她。那是一份莉莉安娜的讣告。莉莉安娜死于1945。35岁。 她有才华与激情,也有无奈与苦痛。 她活得犹豫而胆怯。 但她终其一生,真切地震彻了我一瞬。 落款朱利安.梅耶。 这是一个瑞士的医生,也许他身边还有另一段故事。弗里德里希这样对莉莉安娜说。所以莉莉安娜将父亲的一半灰烬撒在了奥斯维辛的门口。她看着灰烬四散,在晴空里慢慢消逝。然后她去了瑞士。去拜访这位医生。 “你父亲把布吕克的骨灰撒在了苏黎世。” “而你把他带来了,他们终将重逢。” “他当然是个很好的人。他们都是。这是时代的悲剧,也是自我丧失的悲剧。但是欣慰的是,最终他们都成为了这个世界上真切存活的一个个体,而非某种意识形态下的躯壳。” 莉莉安娜思索了很久,最终把这份故事的稿件扔进了火炉里,将这堆灰烬撒进了德累斯顿的易北河。她的父亲昔日无数次凝视的河流,终于也淹没了他们的故事。 过去的故事,就让他过去吧。莉莉安娜想。他们终归在地平线的尽头重逢了。这就足够了。

存问卷。

问卷



1.请列出你的主皮.

想想还是写红蜘蛛吧。
红蜘蛛和威震天。


2.你认为他们有什么共同点?
野心极大又很有能力。


3.想象一下他们呆在一起的场景.

话里藏话,针锋相对。

4.本体与皮有相似的地方吗?

很多,特别多。

5.为什么选择他们作为主皮?

因为非常像,做起事来非常顺手而且不至于强行揣测心思学得四不像。

6.你最喜欢其中的哪个?为什么?

红蜘蛛。从未放弃目标明确信心十足的模样。


7.你认为你披得最好的是哪个?请简述一下对ta的理解.

红蜘蛛吧。
威震天后来并没有特别磨。
红蜘蛛虽然一直是二把手,但也算是有能力有手腕的领袖人物(从风刃篇多少能看出来)。他和威震天很相似,都是一样拥有领袖特质的人。但他终归经验不足所以经常在这些地方吃亏。是个很聪明的人。理念比起威震天来说更开放而不是偏执,但他确实是个自我中心的利己主义者。

8.对皮的理解会有和普遍理解差距很大的地方吗?比如?

会。有些同体认为红副很蠢。

9.你认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那他可能是CPU进了水吧…或者只看了一个浅层表象。

10.你是否会认可与你理解不同的同体的皮气?你如何理解“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句话?

认可。只要不是一个傻白甜我都能接受。


11.你对崩皮的定义是什么?

使我不得开心颜(等等)

12.你认为如何才能磨好一个皮?

慢慢琢磨这个角色就好。

13.更喜欢对戏or自戏or日常or其他?为什么?

都好。
理由没有,我很随意。

14.你认为写戏要显气首先该注意什么?为什么?

首先你是这个人不是你自己。
然后我也不知道了(。)

15.对所谓“名朋戏风”持什么看法?你认为它为什么会出现?

我是一个一贯的自我中心者。所以只注意我的我流戏。尴尬。

16.请说明一下你对戏风持何种看法.

都好,只要不是特别天生丽质画风清奇的就行。

17.支持皮上带cp向吗?为什么?

支持,只要不太过头都行。
虽然正剧向我是可以不管皮上皮下是不是cp都能给你一枪的那种人。


18.对“异色”“反转”“性转”“私设”有什么看法?

高兴就好。


19.除了表达对角色的喜欢,磨皮对你有什么意义?有什么影响?

多一种思考方式。也不至于一不小心踩进死路不能自拔。

20.说说你之后在磨皮方面的打算.

……没什么打算了。顺其自然,补补漫画看看剧,琢磨一下这个人就行。

暖流(1)

* 凤王x洛奇亚,拟人设定无正剧
*雪村铃-洛奇亚,村上响也-凤王


玲子注意到那个男人很久了。
他穿着过于宽大的白色羽织,看上去纤细而冷静。他的面容不过二十上下,却是发色如雪。而玲子会注意到他,不仅是因为他的外貌,也因为他的举动。
玲子的家族世代守护着成都地区的铃铛塔,等待着曾经离开的神明不知何时的归来。从她的爷爷的爷爷开始,甚至更加遥远的某个时候,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位艳丽而庄重的神明。
就像是被时间的冲刷后的谎言,只留下只言片语的印记,引人怀疑发笑。
在玲子的记忆中,除去那位虔诚而感性的年迈婆婆之外,来到铃铛塔祭奠神明的,就只有这个白衣男人了。
从她的父亲守护这座塔的时候,玲子就已经见过这个男人了。那时候的男人握着一只烟斗,不轻不重在手里敲打了一下,背对落日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
“我是来归还失物的。”那个男人轻声说道,“一位故人遗留的东西。”
玲子并不明白父亲一瞬间严肃的面容究竟有什么含义。
她满心只有那只看上去带着某种温度的烟斗,还有那个男人苍白的笑颜。
再后来,那个男人每年都会过来。
时间没有给他留下任何的印记,他始终是玲子幼时模糊记忆中的模样。他的面容经年不变,在玲子日复一日平静的生活中逐渐清晰。
而这一次,这个男人带来了一串色泽浅淡的铃铛,就像是他本人一样。
“我是来归还失物的。”那个男人温声细语地说道,“故人归来的最后一件失物。”
玲子没有动。她盯着那串铃铛看了半晌,然后抬起来直视这个男人。她不明白这个温声细语的男人为何如此奇妙,正如她对这座塔的存在感到讶异是同样的。
“您究竟是——”
“我的名字是铃铛。”那个男人笑了,“雪村铃。”
然后他将那只铃铛轻轻地挂在了塔的屋檐下,然后毫无留恋地转身离开。
在玲子开口之前,她的肩膀被人按住了。
那是一位衣着华丽却端庄严肃的男人。他拿着那只烟斗,却是随性而闲散地靠木质柱体。
“你拦不住他,也没法拦住他。”那个男人闲散地看着玲子悠悠说道,“因为那是来自漩涡四岛的海神。”
那是玲子第一次相信了铃铛塔的故事。
因为,她在那片夕阳的余晖下,看见了古老的神明向她微笑。